想到和做到,草根的兴趣与利益。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November 29, 2007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曾几何时,有过一部动画片,叫做《足球小将》。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说:要把足球当成自己的好朋友。

而我们这些草根站长也历经了这样一个过程,曾经,网站都是自己的心血与生命,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胜过好朋友百倍。

但是,时局变迁,很多个人站长,因为准备不充分,或者说,暂时失去了对网站的希望。转手将其贩售。

无怪乎,流行着一种说法,买卖网站,也成为了站长生活的一部分。虽然不是每一个站长都走到卖站这一步,但是,换一种眼光看,1-3个月的耕耘,换取部分差价,也是值得的。

毒药兄前两天在群里说过一个故事,一个很牛B的美工,以前一个单子至少5000,一个月2-3个。但是找他做的全部都是成功的个人站长,每月都是挣10多万的。

于是他也开始盘算起做站,一年后确实他站做起来了,但是投入了很多钱,而且每月收益不到2000块,美工也放弃了,现在准备回头做美工。

最近很多站长社区也都在进行类似的年度反思,奥运年的展望,但总有一些较为悲观的味道,也许这恰恰正是迷茫的草根站长所应该思考的问题。

想到和做到,兴趣与利益。

我身边的大部分站长最开始也是从兴趣介入,但很多站长片面的将专职站长作为未来的旅途,这个决定是比较武断的。因为兴趣跟生存毕竟是两码事。

男怕入错行,选择做站长,毕竟是需要很大的努力,而且即使选择做站长也有很多行业站点可供自己选择,上面那位美工朋友就是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做自己擅长的事情。人最害怕的就是莫过于,在利益面前,将兴趣抹杀掉。

有一些你做不好的事情,做不好的栏目,尽量不要去碰,我个人也历经这样的阶段,从代码站入手,曾经也做过几个不错的代码站,有一个也做到了2W5000IP,6W多PV,但服务器成本与急于盈利的心态,断送了这个网站的前途。毕竟人的精力和能力是有限的。这个东西着急不来。

也许在2008年,我们想到和能做到的也无非就是专注、重复,准确定位自己的资源与能力。流量不一定代表利润,但内容绝对是利益。

想到,就大胆的去做,草根站长之所以称之为草根,就是我们生来的优势并不强过他人数倍,有句话不是说:人生能有几回博?既然没有底子,那就去放胆试试,也许,符合了你的兴趣,又恰恰将他坚持下去,做到极致也是一种成功。成功的特色,无他,就是你坚持了,成功了。

士兵突击,两种不同的站长人生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November 26, 2007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老马说,你现在混日子,小心将来日子混了你。

我们中的很多站长都在混日子,也许,我们仿佛找到了理想,伸出一把手却又没有抓住,一点感觉都没有似的。

这几天,我才匆匆的看了士兵突击这部军事剧制。却发现了两种不同的站长人生。典型的人物就莫过于许三多与成才。他们就像是站长圈子里的草根与神坛上的神一样。

许三多木纳,甚至有一些傻气,但他却深刻的明白,什么是钢七连的“不抛弃,不放弃”。

草根站长很穷,没有走上神坛的岁月前,仅仅游荡于自己的圈子,比普通的网民多了无数个群,而且永远都在跳跃着。但是草根站长并没有多少人离开这一行。很多人都像许三多一样,虽然我不明白什么才是有意义的事,但是,好好活,应该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所以,做网站虽然收获的利益不多,但我们不会放弃。

而神坛上的站长,比如成才,他们面对机会的时候,却表现出了比许三多们更强大的欲望。成才们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要超越谁,他们的圈子很少,枝枝蔓蔓不多,绕来绕去也就是这么几个人。更多的时候,他们习惯听到有人在身后,竖起大拇指说,枪王。

精英站长他们可以总结出一堆东西,可以告诉其他人,他们有着一些听起来很漂亮的故事,就像告诉许三多,你知道什么是95狙击步枪么?

草根许三多,也许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网站,有些可能只是兴趣使然,有些实在是无法找到其他的出路。所以,许三多一直都仿佛只是跟从的人,跟从精英成才,因为他知道他一直都不如成才。

精英成才,他明白,就像他的村长父亲一样,希望他参军复员回来接自己的班。他想要的,全部都写在心里。我要成为枪王。目的性很重,欲望都写在脸上,但也获得了相对的成功。

草根站长每当知道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喜欢与人分享,不管是内部新闻还是业界大事,就像许三多背的那些东西一样,他很天真的告诉钢七连连长,我写信给我爸,告诉我爸。结果被罚抄了保密守则。

成才虽然不多言,也没有像许三多一样处下了那么多朋友,但是,他一样会美滋滋的与许三多分享自己的东西,虽然许三多未必听的明白。成才永远是那么骄傲,神坛上的站长也是如此,他们一言一行都觉得被注视,所以说起来,做起来,显得很直接,有些目的性。

许三多一直都很“笨”,总是没有明白,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当自己家的房子没了,老父亲也被拘留后,离开家乡归队的时候,大哥边追着火车,边吼“老三,活出个人样来!”

当成才,成为部队枪王的时候,我们的许三多,却连枪都没摸上。红三连五班,这个被遗忘的团体,只能带着没有实弹的枪械站岗。就像成功站长将网站运作的如火纯青时,而草根站长有一些还在研究火车头采集什么的。

草根站长许三多,从他的身上,甚至无法找出一丝丝的特点,形象既不高大,也不光辉,他没有那么多大道理,甚至连什么军人的荣誉感都无法体会,但没有特点,也恰恰是他的特点,因为,部队需要觉悟高、单兵作战强的士兵,但更需要执着的士兵。

我不会,没有关系,我可以继续坚持。直到我做到最好。

慢慢的,总有一天,草根站长许三多,也会变成精英、兵王。而成才也会逐渐的把自己的枝蔓给长出来,成为一个从神坛走下的真实的人。

话说空虚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November 22, 2007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记得在中学时代,曾经经常听到,我挺郁闷的,这个词。有一则笑话是这么说的,说一小孩在厕所抽烟,被老师逮住了,老师问他,为什么抽烟?小孩猛抽一口,将烟头丢在地上,说祖国尚未统一,心情很是郁闷。

当然,这一个小笑话也折射出了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

台湾的80后一代,被称之为草莓一代、垮掉的一代,而大陆的80后,既有空虚的一代,垮掉的一代,也因为随着网络而成长的网络一代,与诸如戴志康、李想、茅侃侃等所谓80后创业的一代。

这也许是空虚的根本,因为我们觉得无事可做。

我们没有战火的硝烟,找不到,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的英雄气概;也没有荷包鼓到挥金如土,潇洒红尘;我们没有抚琴萧瑟的意境,更不存在为中国之崛起的意气。

也许,我们就是因为空虚,因为害怕空虚,我们或是堕落,或是爆发。

因为寂寞空虚,我们开始寻找彼此欣赏的人相爱,以至出现所谓做爱容易相爱难。

因为寂寞空虚,我们感受到了70年代更多的压力,来自内心的压力与社会发展的压力。

因为寂寞空虚,我们无可避免的看到自己或者是周围的人都在经历沉沦的过程。

实话实说,我也是这些空虚寂寞的大军之一,但我却没有爱的勇气,没有沉沦的资本,没有奋发的实力,更多的80后一代,存在于像我一样的空间,一个空虚中的空虚。在等待破碎空虚,踏浪而出,也许吧。

这样的夜晚,有点冷。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November 18, 2007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有参加劳什子的经管院迎党建评估合唱大赛,我们专业居然又是第二名,似乎还是倒数第二名,作为市场营销专业人才,居然还是没办法,策划出一个好活动,确实有点失败的感觉。

晚上冷的厉害,嗓子连续练习几天都比较难受。

最后的结果让人不满意,也无可奈何。

正式放弃谷歌输入法,投入QQ输入法怀抱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November 11, 2007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无可奈何的决定。自股沟输入法自动升级之后,强加的联想词库让人受不了,我在前几篇的Blog里也说了这个问题。

虽然QQ输入法存在抄袭搜狗输入法与谷歌输入法的现象,但毕竟没有抄袭这个新的该死的功能。

我又可以成为不打错别字的写手了。

11月11日,大学兄弟的生日,斯人已去,奔波各地,而对面寝室楼的野狼们正大声高唱《单身情歌》与《伤心太平洋》

突然的迷茫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November 10, 2007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有首歌曲叫突然的自我,也许大意也是如此。

忽然觉得上网很无聊。

以前我们可以通过QQ,认识更多的朋友。打招呼、谈心、倾诉。

以前我们可以通过BBS,拍砖、灌水、路过、我顶。

以前我们发现一个好的网页,可以仔细的观察。

以前...

好像以前都是以前,可惜。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信赖而想想的互联网离我们而去了。

也许这也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互联网不需要信仰。

忽然没有可聊的人,忽然就想瞧瞧的藏起来,就像每次上线都隐身一样。

两年前的打击对我有多大?为什么我会失去了信心?

我爱互联网,但我未必适合。不是么。

门户统计并非个人统计的死神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November 4, 2007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各大门户搜索染指统计服务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在05年左右,统计市场也早已是诸侯并列、门阀四立。而2005年也恰恰是个人统计市场的分水岭,造就了51la与CNZZ站长统计两大金字招牌。

在过去的时间,有关雅虎搜索的强势文章已经有不少,也仍然有不少Baidu Fans和Google Fans在自己的Blog随时跟进两大搜索巨头的统计服务最新动态。平心而论,无论是51la还是CNZZ站长统计都不是任何一个门户统计的对手,1+1也不一定就大于2。拥有华丽资本和出血气质的门户统计却也未必真正能与个人统计一较高下。

一、蚕食统计市场,谈何容易?

51la统计有阿江多年侵淫统计程序的心血,加之草根站长出身,其个性化的统计服务也获得了大批站长的用户。从公开征集统计图标到依托统计服务成功开辟新的站长论坛来说,在站长圈子里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当然了,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阿江兄弟俩遭受了很大的打击,统计服务最大的硬伤之一就是来自服务器硬件质量,紫田在一定程度上也扮演了51la的血库这一角色。紫田遭受打击,对于51la的影响大家有目共睹。

但其实,最难抢夺的既不是终端市场,也不是用户市场,而是口碑市场。就靠这一点,51la也不会不堪一击。

退而言之,51la倒下了,还有CNZZ站长统计,从其合作单位点石互动召开的SEO搜索大会所发布的统计报告来看,每天的统计数据都已经是6-8亿次,这个数据就已经非常庞大了。40万的统计用户也绝非外界盛传的“个人统计市场占有不到10%”。但站长统计却也面临了与51la相似的服务器难题,巨大的数据负荷并非是Chinaz所能承担的。但CNZZ拥有的也恰恰是Chinaz这一母体,五年的锤炼想来并非浪得虚名。

51la+CNZZ站长统计不等于雅虎统计或百度、谷歌中任何一个,也强不过他们。但这两大个人统计所拥有的市场份额已经足以让门户统计们头疼,何况还有大量的统计在紧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蚕食他们的口碑市场,谈何容易?

二、门户统计也绝非为狙杀个人统计而生。

很多人听到门户搜索要出统计,第一个想法就是,某某要完蛋了之类。但统计服务也并非就是一块肥肉,充其量只是块五花肉,搜索巨头与个人统计服务商各取所需。庙堂有庙堂的刑律,而江湖有江湖的规矩,门户搜索提供统计服务也绝对不是为了狙杀个人统计,其因如下:

1、他们只是分析搜索行为

在市场营销中,我们管它叫消费者心理及行为分析,在网络营销力,我们通常想到的是用户体验。

搜索巨头们推出统计这个产品,只是用来分析用户搜索行为,并不见得因为巨头们的强势,就一定要个人统计死的很难看,也没看到百度知道推出至今有传出过《十万个为什么》丛书作者们集体自杀的消息。

统计服务在巨头们的手里,可以帮助他们分析搜索行为和搜索心理,对于竞价排名和右侧推广等服务来说,也是整合的一个有机接口。

2、调整搜索内容

使用搜索是当下每个人都不能少的生活,但往往给我们提供出来的搜索结果却不一定尽人意,最少不是非常满意。

哀百度被个人站长强奸之不幸,怒谷歌中国本地化失败之不争。都是搜索用户对搜索结果的心病。好了,有了统计服务,搜索巨头可以很清楚的了解个人站点的用户搜索意图,根据关键词反馈回抓取的数据,许多虚假作弊的内容都将可能在搜索结果中被剔除。这也恰恰是通过分析用户搜索行为,改进网站搜索体验,从个人站长手里夺取用户,当然,不是流量用户而是终端拦截。并且像BAIDU掌握了你的关键词流量、来路流量的重要特征后,对你的生杀也来的更光明正大。

而个人统计的存在,虽然没有搜索巨头们那么强势的产品结合,但其个性化服务和贴近站长的策略,也是一大特色。

三、门户统计的市场能有多大?

前面我说了,口碑市场侵占不易,并且他们所针对的方向也只是研究用户搜索行为。在我看来,巨头们的统计服务只是开着外挂打网游,虽然优势强大,但目的不在于此。

个人站长有多少人?这个数字不好统计,80万算不算多?我看也少不到哪去。一站一统计,那基本也是企业单位、行政事业单位的做法。更多的网站因为站长的个人喜好和为了追求统计数字的精准、对比,采用一站双统,比如51la与CNZZ统计一起使用,也有一站N统的,有的再加上50bang、一统、或者是ITSUN、51Yes什么的。

从这点来说,搜索巨头就无法真正的大面积侵占市场,而更多的个人站长选择拒绝搜索巨头的统计,正是因为搜索大户们不仅执网站牛耳,还掌握着他们生杀大权的牛刀。试问80万禁军里面,有哪一个会傻逼烘烘的向教头报告自己的软肋?何况,站长圈子一直传言,使用雅虎谷歌搜索,是让BAIDU给自己找死,自己去用百度搜索,那是自己找死。百大娘的脾气,我们都摸不清楚。

而统计大战的格局其实也基本定下,搜索巨头们互相暗战,个人统计求同存异。搜索巨头看不起个人统计,个人统计也惹不起搜索巨头,庙堂与江湖之间还是有一条楚河汉界。

所以,从市场口碑抢夺不易、统计视点并非一线、个人站长对统计使用的方式习惯这三个大的方面来说,门户统计都不是个人统计的死神。

作者:邱松 邮箱:qiusong#yahoo.cn ,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我们的头发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November 3, 2007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在高中时代,我有一位很好的语文老师。

之所以说很好,并非他的教学水平已臻一流,而是他的人好,这位老师姓陈,以前是其他学校的教导处主任,自我的母校 临川二中成为全国百所名校之后,像他这样的老师越来越多。周边地区的教师与各个省份的学生都蜂拥而至。甚至恐怖到,执教中学英语的即使专业八级也不能录用,因为需要的只是英语教育专业出身的教师。

陈老师在高中时代教了我一年半,那时的我顽劣不堪,不仅违背校规偷偷跑去上网,甚至有时候在他的课程上,昏昏欲睡。

其实,陈老师是很看重我的。高一,荷塘月色第一篇文章,我是被他第一个点名的学生,站起来大声朗诵。满足了少年的虚荣心。后来,每当语文课上有其他同学回答不了的问题,他都会叫我起来回答。作文大赛等都有点名我去参加。

而我们的头发这篇命题,也是他曾经为训练我和另外一位同学所立下的。陈老师不同于其他的语文教师。他的授课可能听起来比较沉闷,但他的教学方式和理念却是当时我们学校不可多得的。

那时候的我们,还深受韩寒、新概念的影响,所写出的文字,无不沾染“概念气息”。

昨天我刚好又理了一次发,将自己修正为平头,当然,理发师的功夫不到家,看起来不是那么完美,最少跟樱木花道的发型看起来南辕北辙。

也许当初陈老师的用意其实不在于让我们写自己的头发,而是暗示,做人不应该浪费更多的时间在琐碎之事上。

  1. 页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