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晴,有大风,前几天也大风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April 1, 2009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4月1日,晴,有大风,前几天也大风。

        在公司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开一点高科技的玩笑,比如,谈谈理想,聊聊人生,就觉得这个东西已经到达了高科技的水平。当然这个玩笑仅仅限于我们这些人。

        因为玩笑的那个主角叫李想,谐音的很。

        于是后来,我们就会开一开戴志康的玩笑,可惜这些玩笑都是浅尝辄止的,仅仅限于谈谈理想,聊聊带子康。

        比如说,在厦门,2年前就想过要把厦门走一走,最少证明我的蹄子在这片岛地走过,无奈一直都是帝豪大厦周围50米转悠,到了现在,喊着要把单反带出去,街拍厦门也一直无法实现。

        可以想象的出,一个110斤的小伙子变成了140斤左右的小胖子的情景么?对没错,我已经按照这个发展纲要,坚定执行了2年半,硕果累累,大腹便便。

        所以再让一个跑路都喘气的人来谈理想成本太高了,最少没有一张信用卡可以借贷个来回,去北京的那个晚上我憋了一宿的气,不是鸟气,也不是窝囊气,是让暖气片给熏的。买了份环球一份南方周末,外带一本凤凰周刊,琢磨能看到晚上,没想到从3点45上火车后,一直到了8点多,就把这3本东西给折腾完了,想想半夜无语,心就乱跳。

        这是我第一次去北方,也是我第一次上北京,路过的地方感觉跟南边太不一样了,尤其是进入安徽后,晚上还飘起了雪花儿,路过刘韧老家阜阳的时候,那个站台很气派,后来到了北京西站我都觉得在夜色的包围下的阜阳比北京西站气派,为此我特地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学名以此为证,装B有据。

hy

         到了北京之后,才发现,在北京的理想成本更高,首先是你的时间成本,出门一次来回要3个小时,这难以被理解,因为这大大提高了我蹭饭的成本。

        我计算了一下,包括2次面试出门在内的时间,出门大部分是早上10点出去,晚上11点回来,接近12个多小时的活动成本,这对于实现任何蹭饭的理想来说都不现实,所以我也只完成了为数不多的蹭饭活动,一次是跑到1ting音乐网的办公大楼,路过了央视大裤衩,看到了满是伤痕的菊花楼。

        饭局一共有8个人,披着艺术家长发的,且是他请客的人是赵明亮,一个自称处男且单身多年的有车无房IT民工。还有落伍的啸傲子,我们认识了5年多了,一直没见上面,他有一个不错的女朋友,哥几个都没见着,藏的跟宝贝一样;另外就是落伍的天行,潜水了好些年原来是偷渡到了1ting,桌上有位大牛,十分瘦小,据说是国内某知名牛B黑社会组织的老大之一,不好言语,较为腼腆,符合该类黑社会组织头目的习性。

       Sluke我一般夸他是1ting整个楼里最帅的哪一位,且比边上激动网那楼的哥们都帅的IT民工,这可是真的,且不带吹牛B的。

       光明则是比以前胖了一点,以前跟明亮一样小长发已经变成了盖发,即盖住头皮少许,他是我认识的朋友当中写代码做设计当双枪将一类的。

        饭局上大家聊了一些都不知道聊什么的话题,明亮痛割数百大洋以示饭局结束,这个时候我才琢磨明白,为什么北京圈子里的人怎么爱凑饭局,不是因为人家显摆,因为成本太高了,刚好来回吃个饭。

        第二次蹭饭则是我将要离开北京的前一天,PHPCMS生父钟胜辉大哥召唤我过去见个面,奂生第一次喝名为卡布奇诺的咖啡,钟老哥点了一杯拿铁,我们三个在没有WC的咖啡厅里聊了一下午,外面有个地名,叫Ucenter,很戴志康。

        第三次来到厦门后,我的感觉又不太一样,首先我必须忧郁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我发现我的雨伞在到了北京的第一天就丢詹鹏家里了,詹鹏很好客,待我这个老乡不错,解决了我在北京的住宿难题,还没来得及说谢谢。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去北京带的都是秋冬装,少许春夏装,回到厦门后才感觉不对,今年的包比去年大,衣服却没多几件。

        心里想想,这一躺来回,理想的成本太高了,所以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带子康的梦,这样靠谱些。

最后用一张我在北京地铁的自拍来结束吧。

dt

标签: 北京, 厦门, 理想

当前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