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殇:纪念死去的IDC们

作者:阻击者 发布时间:July 25, 2008 分类:社会青年笔记

谁杀死了IDC?

抛出一个这样的观点,确实让自己都有一些惶恐,因为周边有做IDC的朋友都还是在盈利状态,最少没有陷入到死亡阶段,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小IDC的生存环境堪忧,多种问题纠结在一起,他们也许是被外因杀死,也许就是自己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为了大家阅读方便,从4个点来谈我个人的看法,试着评述赤壁一般,正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首先谈技术。技术这个东西乍一听起来,是很让人肃然起敬的,因为严格的说,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前几年里,甚至说到2004年底中国的各项技术分类都还没有齐全,比如SEO。

做IDC,技术要求量并不大,但他的技术硬指标摆在台面上,服务器硬件知识、各个服务器系统的对比,谁更适合客户的需求。如果只会安装番茄花园到服务器的话,这样的IDC可以直接关门。

基本的服务器配置这个应该需要有人会,一旦客户的网站出现什么问题,服务器出现什么问题,你能第一时间搞定。事实上,很多IDC都不能够很好的解决这个技术问题,有一些甚至把他当作是收费技术服务,简单的认为托管只是一个商务交易,简单的点对点概念,这应该是小IDC无法做大的隐疾。

其次是公关,说到公关。这一点是IDC的最薄弱的环节,政府公关与行业公关两者未必有几个IDC都齐备,以去年紫田的案例来说,在一定立场上扮演了对抗政策的角色,这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并且在当时有大量不辨真伪的紫田客服回应客户的消息,其字里行间也多处透露了无奈,其实公关是IDC必须掌握的一个技能。跟技术一样,但他是软技术。

与机房的公关、与当地网监的公关、与同行之间的公关、与站长社区之间的公关。印象中,很多IDC出问题就推在机房那边,曾经江苏某家很知名的IDC,客户机器出问题,打服务电话要求转到电信机房去找电信人员,结果电信人员直接推掉,把客户气的不行;与网监的公关这点我相信只要IDC不怎么“二”应该都会打好这一层面的关系;有人说同行是冤家,其实未必,博弈论可以好好的用,对等利益的公关交换完全可以用到IDC公关里来,连横纵合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应该熟悉,中国的IDC还不至于到寡头时代,何况中小IDC市场,IDC之间的资源置换,相互托管常有发生,要多给自己准备几个友军,以免出现突发状况措手不及,紫田曾经就面临千里单骑行,这个情况,IDC应当引以为戒。

跟站长社区的公关IDC还显得不怎么聪明,一般是硬性删除广告配合,用利益来软化站长媒介的原则,不过这个在品牌社区面前行不通,中小IDC很少有市场人才,一般都只是负责销售,没有公关的职业精神,但凡遇上刁钻野蛮的个人站长,马上就接上了火,严重损害了IDC的形象。

第三个就是资金链了,从上篇文章里我们谈到曾经有家在校大学生创业,提供IDC服务,因为产品线立项太多,以至资金断链,昨天与思考机器的访谈中,他多次都提到过资金断链的问题,杭州的电脑城柜台的硬件供应商,被某IDC给赊帐给赊倒闭了,后来因为欠10几万硬是不给,逼得人家小姑娘自杀几次。IDC一直都缺钱,很多IDC也许正是死于此。

第四个就是内部的大问题,在技术、公关环境以及资金充足的情况下,为什么IDC还会被杀死?用一句最近流行的话,叫做“被自杀”,很多创业型的或者家族性的IDC公司,管理涣散,并且毫无章法,有些甚至又管理太死,老总从来不肯放权,事事亲躬,很多人还是属于那种纸上谈兵的赵括,将IDC带入了死局,这一种就是典型的被自杀,管理思维永远停留在草创阶段,而另外一个算的上是高级管理的案例,很多顶级IDC也是这么做的,后台提交,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这样的服务一般响应时间在15-20分钟,有些IDC甚至是30分钟,如果这样的情况是在晚上尚可,如果是流量高峰期又当如何?

最后就举一个最典型的案例,火鱼,这位朋友是2008年上半年活跃在落伍的小IDC,以空间便宜著名,便宜到任何人都掉下巴,以至招致了其他IDC的一致攻击,这就是昨天跟思考机器说的——恶性竞争,这是一种不健康的竞争,其产生的最坏结果就是IDC的利润普遍下降,行业发生混乱,很多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说,为什么出现这么便宜的,你们怎么就这么贵?

恶意竞争的第一个结果就是恶意攻击,做IDC的不是没有好人,但并非个个都是圣人,火鱼就是在抛出了价格竞争战,无法接招其他IDC,服务器一出问题,技术又跟不上,前面说到的第一个技术问题就直接把火鱼从价格屠夫变成了IDC骗子,到最后,直接玩消失,至今不见冒泡。

所以,中国的中小IDC基本是死于技术、公关、资金、管理,这些因素归根在一起,实际上还是恶意竞争与伪诚信。这个问题,已经跟思考机器谈过,诸位看官不吝一看。

相关阅读:

专访思考机器:IDC死于急功近利与伪诚信

标签: IDC之死, 止战之殇

当前暂无评论

添加新评论